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喜马拉雅 >

明确责任 统一标准 共享信息 强化监督

发布时间: 2021-10-13

  修订后的刑诉法首次明确检察机关有对被逮捕后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无羁押必要性的监督建议权。为全面规范、落实这一新兴工作机制,河西区院侦监、公诉部门“分四步走”,在相继制定出台各自羁押必要性审查规则的基础上,通过“三个明确”、“三种统一”、“三项机制”和“三条规定”,在规范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同时,实现了工作全程的无缝衔接,并初见成效。

  一是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工作主体。明确案件在侦查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侦查监督部门负责;案件在审判阶段的羁押必要性审查由公诉部门负责。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在接到监所检察部门提出因被羁押人员身体健康原因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及时进行审查。此外,侦查监督部门或者公诉部门在接到案件管理部门、控告申诉部门以及监所检察部门先行受理的申请,应当在案件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后再行开展工作,统一对外执法窗口。

  二是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启动方式。明确启动方式应当采取主动发现与依申请人申请相结合的途径进行,即一方面由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依职权主动发现;另一方面是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提出的申请,经审查认为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有关机关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侦查监督部门作为羁押必要性审查的起始部门,还明确规定在讯问时,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申请。

  三是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的移送衔接。由于申请人并不详细掌握案件所处的具体阶段。例如,有时案件已经移送审查起诉,申请人却还到侦查监督部门提出;而有时案件已经退回补充侦查,申请人却刚到公诉部门提出。鉴于此,明确无论两个部门中的哪个都应当先行受理申请人的申请,经审查确系另一部门办理的,再通过内部程序移送、衔接。此举一方面更加便于申请人提出“一次性”申请,另一方面也防止两部门之间相互扯皮推诿、拖延审查。

  一是统一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判断标准。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的主要判断依据就是法定的逮捕条件,次要判断依据就是案件的证据、事实或者情节发生重大变化。其中,主体诸如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年满75周岁的老年人,残疾人等等;主观诸如过失犯罪,具有初犯、自首、立功、积极退赃、赔偿损失等认罪、悔罪表现的,均应当从宽掌握。与此同时,一并考量的还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羁押期间的表现,对在羁押期间明显表现不佳,甚至有闹监等行为的被羁押人员,均应当从严掌握。

  二是统一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审查方式。明确羁押必要性审查,采取的是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以及监所检察部门之间相互配合的审查方式。具体包括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羁押必要性评估;向侦查机关了解侦查取证的进展情况;听取有关办案机关、办案人员的意见;听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调查核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身体健康状况;查阅有关案卷材料,审查有关人员提供的证明不需要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关证明材料等。

  三是统一了对外答复申请人的理由依据。统一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判断标准和审查方式,其目的就是为了统一侦查监督部门以及公诉部门在各自阶段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的内外一致性。避免出现针对同一犯罪嫌疑人,在案件证据、事实或者情节均没有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依申请人的申请,侦查监督部门批捕后公诉部门放人,公诉部门退查后侦查监督部门建议公安机关放人的情况。此外,针对申请人在不同阶段提出申请的情形,侦查监督部门以及公诉部门依据同一理由和法律依据答复申请人,确保检察机关对外执法的公信力。

  一是侦查阶段建立对公安机关协调前置,对公诉机关移送备案的共享机制。明确针对公安机关自行决定释放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协调先行报送侦查监督部门审查,针对已经作出审查决定的案件,应当一并移送公诉部门共享备案。例如:高某某寻衅滋事一案,侦查监督部门批捕后,因其在侦查过程中发现身患严重肝疾,公安机关欲对其取保并要求事前审查,侦查监督部门考虑该高某某被取保后具有一定社会危害性,随即建议指定居所监居,并向公诉部门备案。公诉部门受案后,根据前期已掌握的信息从速审结并提起公诉,及时将多次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高某某收监执行。

  二是公诉阶段建立对前期审查进行复核跟进,视情形分别处理的办案机制。明确针对侦查监督部门已经作出羁押必要性审查决定的案件,应当进行复核、跟进,并且视情况分别作出从速审结起诉、不起诉以及建议侦查部门撤案处理等。例如:王某寻衅滋事致人轻微伤一案,侦查监督部门批捕后,因在侦查过程中发现案件被害方存在重大过错,案件性质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随即启动羁押必要性审查程序,及时建议公安机关将王某释放,王某随即被取保。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公诉部门综合全案证据材料,认定王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并经检委会讨论决定对其作法定不起诉处理。

  三是审判阶段建立制发书面建议与修正量刑建议相结合的监督建议机制。明确针对已经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出现不需要继续羁押,或者法院针对不需要判处实刑的被告人决定逮捕情形的,公诉部门应当双管齐下,同步进行监督建议。例如:郭某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一案,系公诉部门追加遗漏的同案犯罪嫌疑人,该郭某某主动到案后因积极退赃、认罪悔罪,被公安机关取保直诉。案件提起公诉后,因郭某某拒不到庭被法院逮捕。公诉部门依辩护人申请,随即启动羁押必要性审查程序,建议法院变更强制措施并判处缓刑。最终,法院在督促其缴纳罚金的情况下,对其判处缓刑。

  一是限定审查期限,督促尽快落实。一方面针对依申请人申请启动程序的情形,侦查监督部门明确在五日内完成对羁押必要性的审查工作,公诉部门参照申请解除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期限规定,明确在三日内完成对羁押必要性的审查工作。另一方面针对向有关办案机关制发的建议书,明确告知其在十日以内将处理情况进行反馈。建议没有被采纳的,应当要求其说明理由和依据。通过限定对内和对外的两个期限,使承办人必须及时审查、及时跟踪,以督促其将此项工作落到实处。

  二是制定审批流程,强化案件质量。侦查监督部门以及公诉部门均明确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应当采取“承办人审查、部门负责人审核以及主管检察长批准”的三级内部审批、决定流程。其中,明确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等案件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应当由承办人提出具体意见后,经过各自部门集体讨论后,由主管检察长决定是否还需层报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以强化对上述案件的内部监督制约机制,确保案件质量和办案安全。

  三是规定监督督察,注重风险防范。侦查监督部门以及公诉部门均明确对于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所形成的相关材料,应当附卷备查。其中,公诉部门的承办人除应当认真填写《羁押必要性审查评估表》外,还应当在结案后,结合其“三查”的规定,主动接受公诉部门案件质量监督检查小组的监督检查。与此同时,案管部门可以对案件进行流程监控,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审查;监察部门也可以通过案件评查、执法检查等途径,以强化内部监督,消除风险隐患,促进执法办案规范化。第十七届文博会深圳罗湖展厅面积增加近一倍策中农集团公司全力服务农业发展 保农资供应 护粮